欧洲政要频用公投度难关 专家:或引发暴力与民粹主义 ...

2017-04-04 14:04:53

  随着英国6月23日公投决定是否退出欧盟的日期临近,欧洲人的“公投热”将达到高潮“退欧公投”的结果尚不可知,苏格兰首席大臣5月2日又表示,未来5年苏格兰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的可能性变得“更大”除“退欧”“独立”政治色彩强烈的公投外,欧洲还有是否“驱逐犯罪移民”、是否延长带薪休假时间甚至“让不让牛羊长角”等五花八门的公投最近,频繁的公投引起一些欧洲民众的“不适”,有瑞士媒体评论说,公投泛滥是“不负责任地挑战社会共同价值观”   瑞士曾为“给动物请律师”搞公投   为什么瑞士到2002年才申请加入联合国因为此前此事被瑞士公民“为更好保持中立国地位”公投否决为什么瑞士首都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因为被市民以“反感巨大噪音”为由公投否决在“公投之国”瑞士,《环球时报》记者能感觉到当地人的“忙碌”生活在日内瓦的瓦莱丽说:“公投就像家常便饭,我们一家人经常一边吃饭一边商量该投什么”她最近刚为要不要遣返犯罪外国人的提案投了反对票参与公投的人会收到厚厚的材料,包括各政党对公投议题的看法以及投票书,瓦莱丽坦言“不是每个议题都看得懂”不过,在她看来,“虽然老是要投票,有点烦,但是投票能让政党听到民众的声音”   据瑞士《新苏黎世报》统计, 从1848年瑞士成为统一的联邦制国家至今,已有约600次全民公投,特别是近几年,有时一年竟有十多次其中大部分公投议题涉及经济、社会和民生,甚至包括修改宪法在瑞士要进行全民公投,只要在18个月内征集10万个公民签名,然后提交给联邦政府即可瑞士约有520万注册选民,10万个签名只占总人数的2% ,并不难凑齐瑞士新欧洲运动联盟的一位副主席说,酷爱公投的瑞士“正沉醉在错误的气息中”   过去半年,《环球时报》记者在瑞士观察两场争议很大的公投今年1月,瑞士一群知识分子和艺术家提出最低工资公投提案,让大家决定是否让公民每月“白拿”2500瑞士法郎(约合1.6万元人民币)的工资谈起这次将于6月5日举行的公投,瑞士自由党发言人丹尼尔·施托尔茨告诉记者:“这样的提案会像手榴弹一样把瑞士的制度炸掉!“不过,他也强调:“我虽然不赞成他们的提议,但我捍卫他们提案的权利”今年2月底,瑞士右翼政党人民党发起全民公投,决定外国人在瑞士犯罪后是否被自动驱逐出境那些天,在日内瓦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人民党贴满“白羊把黑羊赶出瑞士边界”的宣传海报在瑞士国际管理发展学院教授乔治·阿吾尔看来,“这个提案不人道,为极右翼政党提供了契机”好在2月28日公投的结果显示,过半瑞士人投票反对   瑞士人有时也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公投如2012年公投否决“延长带薪休假”,理由是假期长了反而会增加工作成本,影响国家经济有时瑞士人还为动物权利进行公投2010年瑞士就是否为被虐待的动物请公费律师进行公投,结果超过70%投票反对虽然瑞士人对这样的民主制度很自豪,但年轻人投票热情并不高根据“瑞士资讯”的报道,30岁以下年轻人投票率只有30%   公投泛滥成欧洲通病   法国学者埃尔内斯特·鲁南1882年把“全民公投”定义为人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公投只在瑞士和美国多见在西方民主大潮下,以欧美国家为主,全球公投频率从上世纪每年不到两次,发展到上世纪80年代平均每年有16.8次历史上著名的公投有加拿大魁北克省独立与否、苏格兰独立与否等公投可以体现“主权在民”,但西方政治学家认为,公投也成为各种政治力量博弈的工具,有被专制主义者、民族分裂分子利用的危险公投前,各政党、地方势力和政治组织会用金钱左右民意,营造有利于己的舆论有时候,“独立公投”还伴随战争   表面上看,公投过多是让瑞士人突然感到“很烦”的主要原因对此,瑞士人民党战略策划负责人布洛赫尔说,未来要减少公投提案的数量,把公投的精力放在“与欧盟的框架协议”计划及“国家利益高于国际事务”的公投提案上其次,公投也是一项烧钱的活动据瑞士联邦办事处统计,组织和进行一个全民公投大概需要七八百万瑞郎(约合四五千万元人民币)瑞士自由党发言人丹尼尔·施托尔茨表示:“我们以后得把精力和金钱放在值得公投的议题上面”不仅欧洲国家民众对频繁公投有所不适,在新西兰,今年3月有关更换国旗的公投也以“不换”告终,这让很多人认为花2600万新西兰元(约合1亿元人民币)纯属浪费公款   在西班牙现代史上一共举行过6次全民公投及10次地区范围内公投,并且全部通过前两次全民公投是在弗朗哥独裁统治时期进行的,这样的公投实际上完全失去民主的意义西班牙康普顿斯大学教授古斯塔沃·马蒂亚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西班牙进入民主时期以来进行的几次全民公投都很积极,如民主宪法的通过、加入北约、欧盟宪法的通过等,决定国家命运的大事需要征得民众的同意,这是民主精神的体现但欧洲近来泛滥的各种公投已引发媒体反思西班牙《世界报》近日发表题为《公投热蔓延至欧盟其他成员国》的文章称,“最近几个月,欧盟国家一遇到危机就公投,这成了一个共同点”在欧洲各国公投浪潮下,一些西班牙政客试图通过“咨询民意”来解决困境或达到其政治目的,例如备受关注的加泰罗尼亚地区独立问题2014年,加泰罗尼亚政府提出进行全民公投来表决是否独立西班牙中央政府发出严正警告,如果加泰地区一意孤行进行公投将是违宪的,公投是无效的   西班牙学者马蒂亚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从数据上可以看出,西班牙全民公投的参与度在逐渐减少,到2005年最近一次公投(是否批准《欧盟宪法条约》),投票率只有42.3%这意味着如果过多地进行公投,将失去其本质意义,而成为政客逃避责任的手段或者各大政治力量进行博弈的工具例如斯洛文尼亚近年来举行的公投,结果都恰好符合组织公投的党派的预期,他们的公投只要投票率在20%以上就是有效的西班牙律师胡安·贝尔纳尔则表示:“把棘手问题扔给公投解决这是极不负责任,甚至反社会的全民公投所涉及的因素相当多,如何保证公投的合法、合理与公平,需要深思熟虑及精心筹划,而非一拍脑袋就可以进行的冲动行为”   欧洲政要频用公投“体面渡过难关”   比起带有一定悬念的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2005年法国与荷兰举行的是否批准《欧盟宪法条约》的公投、2015年希腊公投来表决是否继续接受国际债权人的纾困条件,在公投举行前外界基本已猜到结果所以,当《环球时报》记者在欧洲大陆采访上述公投时,总会听到当地人抱怨说,这样的公投本身就是愚蠢的行为,拿不出解决办法的政治领导人,只能浪费更多国库经费,用一个所谓的“民意决定”让自己体面地渡过难关   英国广播公司把6月23日的“脱欧公投”看成是英国与欧洲大陆在“闹离婚”英国独立党议员卡斯维尔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脱欧公投”是英国人面临的一场不幸——英国面临很多问题,因为管理国家的人并不擅长治国之道,只能选择公投这条路伦敦大学欧洲政治学研究教授邓肯认为,透过这场公投,外界可以看到一些政党领导人的图谋邓肯表示:“在英国,以首相卡梅伦,还有一些脱欧派国会议员、内阁大臣为代表的政治人物,其实只是想通过这场政治大事件,来强化自己的政治地位,他们不是在同布鲁塞尔之间讨价还价,因为无论发生什么,英国都会留在欧盟他们要做的,就是为自己的政治影响力造势”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公投带有西方民主特色,但对于西方精英来说,也对滥用公投有所担忧本来可以政治协商解决的事情,最后都推到全民公投上老百姓因为信息不对称,掌握的信息不全面,就爱搞公投,但公投结果未必对国家有利,有可能引发暴力与民粹主义,造成国家社会分裂动荡频频公投,也是西方政客或者精英推卸责任、逃避责任的某种表现金灿荣认为,从政治科学上来说,公投对西方来说并非全是好事和贡献当然,瑞士是例外,因为太小,容易搞直接民主,但对于人口多、国情复杂的大国来说,要搞公投就可能彻底乱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