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特朗普可以阻止引渡孟晚舟,但会有严重后果!

2019-01-24 02:04:02

今天翻译一篇《彭博社》的最新评论文章: 特朗普总统周二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如果有助于达成贸易协议,他将与美国司法部就华为事件进行交涉 这番话引起众多国会议员和前政府官员的强烈反对,因为这很可能将破坏美国的司法体系,危及海外美国人的利益,而且还会激怒国会 特朗普表示,他的决定基于对国家安全的担忧他认为自己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很可能会达成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贸易协议 前联邦检察官布莱恩·迈克尔对此评论:“作为最高行政长官,总统有权介入此案而他最有可能的干预方式就是命令国务院不要继续引渡,因为一旦引渡成功,白宫再试图控制司法部起诉将会更加困难” 这位前政府官员同时还表示:“虽然总统可以采取行动,但事后一定会造成重大政治影响例如,此举会刺激其他国家扣押美国公民,并以此作为政治和经济谈判的筹码” 目前,白宫官员正在试图淡化特朗普的言论,而国会议员们则纷纷表达担忧 马里兰州民主党参议员霍伦警告称,不要把华为事件和贸易谈判联系起来这条路非常危险,世界的规则将会因此改变逮捕的依据将变成一场贸易战争,而不再是法律 达尔豪斯大学专门研究引渡法的法学教授罗伯特·柯里表示:“孟的律师可以用特朗普的言论作为证据,证明美国对她的起诉是政治化的由此,孟的律师可以要求暂缓诉讼,或者要求加拿大司法部长不要将她交出” 加拿大外长克里斯蒂亚·弗里兰德也承认,特朗普的表态可能会影响这个案件,而孟的律师是否选择将美国方面的评论列入辩护内容,将由他们自己决定 通常情况下,总统只会对国家安全部门的法律案件进行干涉,比如通过释放间谍来交换囚犯例如,2010年,时任总统奥巴马批准用一批俄罗斯特工交换四名被判在俄罗斯为美国或英国从事间谍活动的人 前检察官约翰表示,特朗普可以在权力范围内介入此案,但不应该将自己的考虑公开他说:“刑事司法系统的利益和美国整体的利益有时会发生冲突,总统可能不得不出手进行干预但如果仅仅是为了外交事务的利益,就不应该这样做”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及时否认了利用逮捕作为筹码的想法,并且表示加拿大政府正在协助美国进行引渡特鲁多说:“不管其他国家发生什么,加拿大永远是一个法治国家” 围绕华为的争论也呼应了特朗普此前在中兴事件上的立场转变今年5月,特朗普最终出手,指示商务部撤销了“中兴禁令” 欧亚集团地缘技术业务主管保罗·特里奥罗表示,如果特朗普介入华为事件,国会议员们将大力反击保罗说:“他曾经实现过,但第二次就难了” 美国一直对华为多有怨言,尽管华为对美国方面的指责一直强烈否认,并在2011年首次公开了董事会成员以及2010年海外销售数额,但美国国会情报委员会2012年的报告说明,华为从来就没有打消过美国的疑心和顾虑而且随着华为在世界其他市场的日益成功,美国对华为的戒心越发深重 美国历届总统都知道这些事情,其实特朗普也不例外,随着事件慢慢发展,我突然发现特朗普并非是无辜的小白兔 假装小白兔的特朗普 01 一开始的时候,特朗普是否认对这个事情知情的,最早的解释是下面的人没有汇报给他 最初的新闻媒体报道的版本是这么说的, 黑体字 : “ 在美国内部,谁主导了抓捕中国华为公司CFO和副董事长孟晚舟的决定现在看来仍是未知的在事件伊始,白宫高官纷纷与此撇开关系,理由是司法部的行动是独立的,并表示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对此并不知情 12月6日,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表示他从司法部门事先获知了这一消息,但不清楚是否有人告知特朗普当天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o)称在阿根廷G20开会当天(2018年12月1号)特朗普及整个谈判团队都对此不知情9日,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称孟晚舟被捕时特朗普毫不知情,但并没有对此表现出愤怒  ” 特朗普也没有和平常一样,在获知消息后,去他的twitter大肆发表言论,相反 在事件酝酿近一周后,特朗普终于出面对此案表态2018年12月11日在椭圆办公室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特朗普说:”如果我认为它对国家有利,如果我认为它对达成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协议,这非常重要,以及对国家安全有利,我肯定会在认为必要的时候干预的” 在被问及孟晚舟是否会被释放时,特朗普表示”有可能会发生很多不同情况这也有可能成为磋商的一部分但我们会与司法部接洽,我们会与他们谈谈,我们会有很多人参与其中”  孟晚舟在温哥华给家外面等候的记者点外卖披萨吃 特朗普的权利 02  那么美国总统可以下令要求放人吗是干涉西方的司法独立吗 问题的答案是:美国总统的确有权利要求放人,并且历史上不止一次这么做过 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几位法律专家都对新闻媒体表示,总统有权下令政府撤销孟晚舟的引渡请求,甚至撤销对她的指控但他们举不出有哪位总统以类似方式让自己卷入刑事诉讼的例子 “但是这会设下一个非常糟糕的先例”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说,他曾在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府中担任过副国务卿和驻北约大使等职,现在哈佛大学讲授外交与国际关系“把司法与贸易、法治与贸易混在一起,降低了两者的价值” 特朗普不同于大多数前任总统,他对许多尚未审理的法庭案件都表达过自己的强烈观点,律师们认为,这些意见可能会影响从陪审团选择到最终判决的全部司法过程就孟晚舟的引渡案而言,特朗普总统似乎愿意将其仅仅视为达成交易的又一个元素 “这种做法把‘交易’一词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因为他基本上是在暗示,所有东西都可以出卖,”曾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担任贸易谈判代表的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说“这些问题在传统上各行其道是有原因的一旦你发出信号,可以做交换的话,你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是对法治的破坏” 无可否认,美国为了实现其他目的,常常愿意把司法问题混在一起,比如与其他国家交换被抓获的间谍伊朗核协议也是一个例子 作为奥巴马政府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的一部分,伊朗释放了五名美国囚犯,奥巴马释放了七名伊朗籍和伊朗裔美籍囚犯除此之外,司法部还悄悄地撤销了与制裁有关的指控,撤销了对另外14名伊朗逃犯的国际逮捕令 原来就是特朗普干的 03 曾担任司法部国家安全部门负责人的莉萨·莫纳科(Lisa Monaco)公开评论说:“我认为,从法律上看,特朗普可以指示司法部撤销作为引渡请求基础的起诉, 但那会是错误的,超出了任何可接受的标准,那会给希望在谈判中获得砝码的其他国家在他们国内拘留和骚扰我们的高管敞开大门但他,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确可以那样做”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法学教授柯蒂斯·布拉德利(Curtis Bradley)写过关于国际法和引渡问题的文章布拉德利说,特朗普的观点最不寻常之处在于,他公开表达了这些观点,而不是通过外交渠道传达但他说,从法律角度来看,要求引渡或放弃这一请求的决定,主要是一个外交问题,总统在这方面有广泛的法律权力 今天,2018年12月14号,已经有媒体放风出来,其实特朗普对这个事件事先完全知情 事实上就是特朗普下令逮捕的孟晚舟,不过想来也很正常,美国的三军统帅特朗普怎么可能被蒙在鼓里看到这里,亲爱的您吃惊了吗 其实特朗普也没有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