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风波愈演愈烈之际 韩国要悄悄给中国"设局"

2019-01-24 08:04:02

一周过去了,无论是孟晚舟,还是加拿大,依然令整个舆论场沸腾 让人们愤怒和惊讶的,不仅是美国对中企的“政治追杀”,还有加拿大对美国的“言听计从” 用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的话来说,“加拿大本来在广大中国人民心目中有着很好的国家形象”,如今却“让中国人民寒心” ▲卢沙野(资料图) 事实上,作为美国的另一个“小兄弟”,韩国也正在悄悄准备给中国“设局” 不过,这个“局”有些不一样—— 这个“局”,是真的局 韩媒日前报道称,消息人士透露,韩国外交部正在考虑调整机构设置,将负责对华外交事务的课室从东北亚局中独立出来,专设“中国局” 对韩国外交部乃至韩国政府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小事——如果成真,这将是韩国外交部首次专门为一个国家设立局级机构 ▲韩国外交部 消息人士说,韩外交部正在与行政安全部进行积极讨论并力推此事,如果顺利的话,最快将于明年2月改组 小锐 了解到,现在韩国外交部的东北亚局共设有3个课,其中东北亚一课负责日本业务,二课负责中国中央政府业务,三课负责中国地方政府业务以及蒙古国业务 根据此前透露的调整方案,未来专门负责中国业务的“中国局”,可能也将下设3个课,分别负责中国中央政府业务、地方政府业务、人文交流及港澳台地区业务 ——这个细节,小锐想“高亮”一下:在一个中国问题上,韩国政府没有含糊 为什么想做出这样的调整韩媒给了各种分析 韩国《亚洲经济》网站认为,这反映了1992年两国建交以来中国地位的变化,以及中韩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在韩联社看来,此举显然是为了加强对华关系 “驻韩美军在韩国部署‘萨德’后,韩中关系急转直下,此时尤其有必要加强对华外交力量以改善两国关系”报道如是说 ▲韩联社报道 韩国不少外交领域专家也认为,目前韩国急需与中国在安全和经济领域进一步达成和解,而“这无疑是一次加强对华外交力量的机会” 不过,这一新机构是否以“中国局”来命名尚未有定论,因为韩国外交部认为以某个特定国家的名字给局级部门命名“不太合适”,而且至今没有先例 事实上,随着对华外交的重要性和工作量的上升,近些年来,韩国外交部多次讨论过专门成立“中国局”的方案,但均因人力和财政预算不足等原因而没能实现 去年文在寅政府刚上台时,这一方案被再次提上议程,不过最终也因同样的原因而遭流产 而这次,韩联社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的话称,“讨论氛围比以往都积极”,“成立的可能性比较大” 中美平起平坐 虽然“政府消息人士”信心满满、外交领域学者充满期待,但这么一个动静不算小的改组,自然毫不意外地也引来一些非议 比如,对文在寅政府的一举一动都“紧密监督”的韩国《中央日报》就称,有人认为,韩国应该在对美中日俄外交中保持平衡,如果专设“中国局”,有可能会“破坏外交平衡”,“美国和日本必然会表达关切和担忧” “而且,不知道美国和日本要怎么接受这一现实”报道“不无忧虑”地说 ▲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截图 据韩媒介绍,韩国外交部中主要围绕一个国家展开业务的机构,目前只有主要负责美国业务的北美局 但小锐查阅发现,北美局并非专门负责美国业务,加拿大相关业务也在其中 也就是说,“中国局”一旦成立,将成为韩国外交部中唯一专门为某一个国家而设立的局级部门 《中央日报》预测说,如果“中国局”成立并扩大相关业务范围,其机构规模或将与北美局相当 事实上,查阅韩国外交部网站就可以发现,北美局的组织结构和业务规模,尤其是对美外交业务的细化和深入,都远高于对其他国家的业务 ▲近年来,韩国愈发重视对华外交(视觉中国) 对于部分韩媒担忧美国或许会“表示关切”,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高浩荣告诉小锐,不排除美国会担心中韩走得太近,影响美国的亚洲乃至全球战略 “但韩美同盟依旧坚固,美国对此还是有信心的” 高浩荣补充说 如果未来成立“中国局”,对华外交人才和相关财政预算等方面的新投入,必将是不小的挑战 即便如此,在韩国今日财经网站看来,如果“中国局”顺利成立,这起码意味着在韩国的对外政策中,中国的重要性将不亚于美国 日本被“赶了出来” 不过这样一来,日本的境况就有些尴尬了 要知道,在去年流产的那版改组方案中,日本和中国都是要从东北亚局中独立出来,分别自成一局的而按照如今的方案,日本业务可能将与西南亚太平洋局的澳大利亚、印度等国业务合并在一起 韩国外交部相关人士解释称,“这是为了加强与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国的多边外交” 这样的解释和说辞,日本人显然并不“买账” “除了中国和朝鲜以外,谁都不在乎韩国愈发‘轻视日本’” 消息传到日本后,富士新闻网以此为题报道称,为了专注对华外交,韩国把日本从东北亚局“赶了出来” ▲日本富士新闻网报道截图 报道称,把日本业务整编进西南亚太平洋局,“单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就有一种深深的违和感”,而且将中国业务升级成局,表明了韩国对中国的重视超过日本 而相关新闻下方瞬间上千条的网友留言,更是难掩这个邻国的深深“醋意” 对于为何“撇下”日本,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吕超说:“虽然韩日同为美国盟友,但由于日本在历史问题上一直不能表现出正确态度,两国关系一直有着难以消解的隔阂 如果单设‘日本局’,必定会引起韩国社会的强烈反弹” 话说回来,当日本表露出无限“羡慕嫉妒恨”时,作为被韩国空前重视的一方,中国又该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如此“礼遇”呢 在吕超看来,成立“中国局”加强对华外交,是韩国政府释放的善意 “一方面是中韩交流更加频繁的需要,一方面是韩国政府更加重视对华外交的深入发展”吕超说 他强调,韩国外交界认为,最重要的两个外交方向就是对美和对华,成立专门机构处理对华事务,可以形成更有效的沟通,许多问题可以提早解决或消除在萌芽状态 “一旦成立‘中国局’,将会由更专门的机构、更专业的人员来开展对华外交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