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恐归:恐的不是家 是亲友的眼神与“问候”

2019-01-21 09:09:00

  春节临近,一些社会人群“恐归”心态抬头,回乡之路是那么近又那么远,迈不开脚步乡愁,成了一道考验人心的难题:回亦难,不回亦难   纠结的乡愁      “从来就没消啊消停过,关你啥事问这么多,混得好不好有没有老婆,你问了又能做什么…”“打脸版”《小苹果》近日在网上热传,吐槽回家被七大姑八大姨追问的惨痛经历      “以前过年是幸福的日子,有压岁钱、有许多好吃的,还去亲朋好友家拜年,印象中过年都是幸福的画面可是不知在何时,过年的幸福感减少了,大家甚至怕过年,因为过年要面对一些不想面对的事情……”有网友在社交网站上留言      尽管如此,春节前期,令广大游子“点到手软”的网站无疑是“12306”峰值出现在2014年12月19日,这一天12306网站访问量达297亿次,相当于全中国每人点击21次      舆论认为,一面“抢票”,一面“恐归”,这就是当下中国年轻人的真实心理状态,也反映了当下真实的中国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似乎只能成为愿景有人说,每年回家前充满渴望,回去后却无奈遭罪:环境变化,酒场不断,份子钱不断      “恐归族”在常人眼里,是忘本的,甚至被冠上不孝之名实际上,他们盼回家的心情并不输于任何人,只是由于多种因素叠加而恐惧回家      过年九大怕      人在囧途,一票难求;过年花销,难以承受;没有对象,家人逼婚;混得不好,无颜归家;红包看涨,囊中羞涩;探亲访友,累过上班;聚会攀比,造成矛盾;娘家婆家,回谁家好;盘问工资,怕提年龄“过年九大怕”的帖子在网上疯传后,有人惊呼:条条戳中半月谈记者采访了几位“恐归族”,倾听他们的心声      ——催婚劫:婚恋境况怕惹家人心酸   张文丹过了春节就满28岁,在她老家河北衡水市某乡村,这个年纪还没结婚的女孩是家里的老大难每到过年时,“有对象了吗”“什么时候结婚啊”这些“关心”的话语,着实让她害怕      张文丹在河北石家庄工作,是一名新娘化妆师“一年到头很少回家,好不容易过个年,想回家好好陪陪父母,可家里七大姑八大姨真是让人害怕,真不想回家过年”张文丹说,我并不觉得自己年龄大了,但自己的姐姐、弟弟都已经结婚,父母看到我一直单身很是着急,不仅平时打电话催婚,而且发动全家的亲戚为我介绍对象,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5年了      “在老家,同学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自己还没有着落”面对父母、亲友期待的目光,张文丹想想就有点发憷“今年过年就不回家了,等过完年后,亲戚们都走了,我再回家看望父母”      ——坎坷奔波:乡村规矩多令身心俱疲      老家在衡水市阜城县农村的陈江,十几年前就开始在外打工,辗转各地,最后在辽宁大连金州区稳定下来,娶妻生子,贷款买了一套5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目前在一家小企业上班      陈江说:“这些年一直在为春节回家过年纠结没结婚前,单身一个,每年都回去可结了婚,有了孩子,事就多了,一是孩子太小,挤火车怕出事;二是媳妇是大连人,对河北农村的有些规矩不懂、不理解,怕关系处理不好”      “过年谁不想回家呀,可是本来挣的就不多,一家三口回趟家,路费不说,加上给亲戚带礼物,给孩子压岁钱,花费五六千元,顶我两个月工资了”陈江说      陈江说,2014年春节期间,全家三口人辗转20多个小时回到老家,媳妇勉强应付村里规矩身心疲惫,儿子由于水土不服生病了自己陪喝酒迷迷糊糊过了5天,又得返回大连,又是一路辛劳今年和家里人说好了,不回家过年了等到春天天气转暖时候,把父母接到大连住上一段时间,多陪陪老人家,弥补内心的亏欠      ——没脸回家:“衣锦还乡”的现实尴尬      “拿不到工钱,没脸回家过年”为了讨薪,来自辽宁朝阳的王春义已经两年没有回家过年从2012年11月开始,经熟人介绍,王春义和生金林两人组织57个农民工从辽宁朝阳到阜新市经济开发区参与一家公司的厂房建设按照与建筑商口头约定,工程结束后支付工资工程完工后,王春义联系建筑商却始终联系不上,建筑公司办公地点已经人去楼空从此,王春义开始了漫漫讨薪路“已经两年没回家了,要不到钱,没脸回去”提到过年,这位身材魁梧的辽西大汉眼里噙着泪花,“一到年关,老家里全挤满了讨薪的人,咋跟大伙交代”      同时,记者采访发现,“没脸回家”也成为一些来自农村的大学毕业生的共识他们硬着头皮留在城市甘当“蚁族”,每月工资解决自己温饱问题之后所剩无几面对亲朋好友,身为高校毕业生,无法在城市体面生活而返乡,是对家庭的巨大打击“每次回家,当自己构筑的理想未来被家里的亲戚一盆盆凉水泼来后,梦想瞬间崩塌”      “恐归”恐的不是家      “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归家之路,怎就成了“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恐归”恐的不是家,恐的是亲朋好友的眼神从期待变成失望      “对于远离家乡打拼的人们来说,家是身心疲惫时最想寄托的港湾,是居住着父母和家人的世外桃源但如今,一些关于房子、车子、票子、晋升空间、对象情况等的发问令游子不敢回家”中国文联副主席边发吉说      “衣锦还乡”的虚荣,在不少乡镇里尤为突出有媒体调查发现,在“恐归族”中,农村出来的大学生和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占有很大的比例,“没脸回家”已不是个别现象,它反映出中国当下社会阶层固化,改变自身社会地位越来越难的困境      “恐归”的背后是些许无奈,些许心酸,有对“衣锦还乡”传统观念的被迫逃避,也有对沾上“铜臭味”年文化的默默反抗有专家表示,年文化的精神内涵被逐渐淡忘,更多人相互攀比,追逐功利,讲排场、重面子      尽管内心同样纠结,但一些网民在社交网站上呼唤游子快回家,莫让“乡愁”成为余光中先生笔下的“一方矮矮的坟墓”,